2016年3月天则简讯

网站链接
天则网
中评网

公共事业研究中心

订阅
订阅天则简讯, 请发邮件
unirule@unirule.org.cn

Unirul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1993年7月创立。茅于轼为荣誉理事长,现任理事长为姚中秋教授,所长为盛洪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为张曙光教授,副所长为冯兴元教授和高岩教授。

天则经济研究所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其宗旨是支持和推进经济学理论和前沿性社会经济问题的高质量研究,为中国的改革实践提供制度创新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电话: 8610-52988126
传真: 8610-52988126

天则图书



《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
姚中秋/著


中国问题的经济学
张曙光著



士志于道(从经济价值到道德价值)
盛洪著


规则与繁荣
冯兴元 /著


国史纲目
姚中秋著


漫说哈耶克
姚中秋 /著


政府的本分II
姚中秋 /著

2011年中国
企业资本自由研究报告
冯兴元、毛寿龙/ 著


科斯与中国
张曙光、盛洪/ 主编


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
茅于轼/著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Food Security and Farm Land Protection in China
茅于轼、赵农、杨小静/著


中国民营企业
生存环境报告
冯兴元、何广文/著


博弈:地权的细分、
实施和保护
张曙光/著


重新发现儒家
姚中秋/著


美德·君子·风俗
姚中秋/著



中国变革之道
姚中秋/著


长城与科斯定理
盛洪/著


在传统的边际上创新
盛洪/著


我所认识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为什么中国缺少像样的企业家
张曙光/著


中国的粮食安全靠什么?
茅于轼、赵农著


中国制度变迁的案例研究
 

天则观点

茅于轼:中国经济发展的独特模式

        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举世曙目的巨大成就,可说是近一百多年来全球经济的最重要的事件。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中,摆脱贫困成为富裕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还不得不经受贫困之苦。而中国在不长的 30 多年中,从人均 GDP 排 全球末位上升到中高收入水平,已经面目全非,名符其实地成为“新中国”。因此中国模式能不能在其他国家推广,是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但是我认为中国模 式是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产生的,走的是一条独特的道路,未必具有普遍意义。而且这条道路能不能走到底,最终成为发达国家,还是一个未知数。

中国发展成功的起点是 1978 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破除迷信,接着又有 1992 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从此全国进入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道路。在此之前是十年浩劫的文化革命。如果没有浩劫的文革,中国人民未必能够幡然觉醒,认识到封闭和迷信的错误,毅然决然走上改革开放之路。从更远的历史回顾来看,自 1840 年 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来,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是唯一的一段和平建设时期。过去不是各国列强欺侮中国,就是中国不争气,自己人斗自己人。中国人积郁 了一个多世纪的建设热情,至此有了表现的机会,因而迸发出空前高涨的劳动热情。这一段历史不但在中国历史中是罕见的,在世界的历史中也难得发生。所以想要 别的国家模仿中国的做法,实际上是不大可能的。

中国 30 多年的高增长还有一系列的偶然因素促成,也不是别的国家能够模仿的。中国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国家集中掌握大量资 源。如果领导人错误滥用资源,就会造成国家的灾难。相反,如果领导人恢复理智,合理安排资源,就能促进经济增长。这一条件不是一般市场经济国家所能够做到 的。特别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市场虽然也能够完成,但是耗费时间极长。试比较印度和中国在电力和交通方面的建设,就能明显地得出结论。电力和交通是最重要的 基础设施。印度(以及埃及、菲律宾、巴基斯坦等国)缺电、缺交通已经几十年。新德里的高档宾馆都要有自备发电机,以应付没有预告的供电中断。而中国从来没 有缺电、缺交通。

区别在于,这是国家兴办还是市场中的私人兴办。基础设施从顺利建成到投入使用,牵涉到征地、收费等大量交易费用。印度人用电不缴费,坐火车不买票,已经成 了习惯。要一个个地说服缴费、买票,要花费巨大的交易费用,靠市场是很难成功的。在这些民主国家里,政府的命运掌握在百姓手里,怎么敢对百姓发威?而在中 国,从来没有用电不缴费、坐火车不买票的事。在公路建设方面,中国也远远走在前面。 2014 年中国就有 12 万 公里的高速公路,而印度只有区区几百公里。如果大型超市和购物中心也算基础设施的话,印度也非常落后。那里的商业主要靠小商铺和摊贩。在中国任何一个城 市,都有数不清的超市,甚至在村镇超市也不少见。超市靠信用立足,明码标价,没有讨价还价,解除了买方怕上当受骗的心理负担,使得交易容易成功,极大地节 约了交易费用。超市的出现改变了传统的商业面貌。可是印度还在摸索之中。

为什么在中国,政府能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而别的国家不行?原因很简单,中国政府有钱。一般的民主国家政府都是穷的,往往还欠了大量外债。根本没有 力量从事非常花钱的电力、道路等的建设。那么中国政府的钱从哪里来的呢?这就要看国民收入的分配了。从经济学我们知道,全国人民创造的财富 GDP 分 配给了创造财富的生产要素,即劳动、资本、资源(主要是土地,其次是矿山)。其中劳动所得就是工资,全部归了个人。资本所得就是利息和利润。中国的情况 是,存在国家资本(国企)和私人资本(民企)。国家的资本所的归了国家。在别的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国家里,资本所得也全都归了百姓,而在中国有相当一部分归 了国家。最后,资源所得几乎全部归了国家,因为土地和矿山是属于国家的。所以中国国家得到的分配远高于其他国家。这就是中国政府特别有钱的原因。

中国政府特别有钱,或者相对而言中国百姓分配得比较少,决定了中国经济的许多特点。首先是非常高的储蓄率,也可以说是非常低的消费率。百姓所得大多用于消 费。百姓所得较少,必定是消费比较低。政府所得都用于投资(由储蓄转换而来)。政府所得高,必定是投资高。中国的储蓄占了将近 GDP 的 一半。所以中国在经济起飞时从来不缺资金,蓬蓬勃勃的建设工地到处可见,极大地加速了中国的经济增长。一般的发展中国家,往往缺少建设基金,但是中国却是 例外。这一现象的背后是公有制在起作用。投资高,在建设初期是很合理的。但是成长到中等收入国家时,依然投资高消费低,就会出现生产能力过剩的毛病。投资 形成的生产能力不能被适当的消费吸收,这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痼疾。

中国的公有制体现在巨大的国有企业领域,它们都是掌握国民经济命脉的要害企业,而且多半是用行政力量维持其垄断地位,如金融业、电力业、石油业、通讯业、 交通业。它们虽然由于缺少竞争而效率低下,但由于垄断仍能获得巨额利润。附带说一句,大国企的巨额利润基本上并不上交国库,或者只上交 10% 左右,只是到 2020 年要争取提高到 30% 。 由于这些最能赚钱的行业都被国家垄断,不允许私人资本进入,民间资本严重缺少投资机会,不得不涌向比较开放的房地产业。所以全国各地都出现大量空置的住 房。它们都不是为了满足住房需求而购买的,而是为了存钱。民间资本缺乏投资渠道被挤进房地产业的结果,造成了令人担心的房地产泡沫。

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比高收入国家还高出一半多。房价的成本是土地、建材和劳动。如果这些要素,特别是土地供应充足,能够抑制过高的房价。在中国,由于土地市 场的扭曲,造成地价畸高。中国的土地市场只有拍卖,即需求方的竞争,没有招标,即供给方的竞争。因为供给方只有一个,即土地所有者——政府。由于土地市场 的不完善,使得土地的使用非常不合理。比如在繁华的大城市中心有大片农田,在奢侈的高楼建筑旁边又有破烂的民宅,还把居民区的高层建筑放在远离市中心的市 郊,四周缺乏商业和基本的生活设施,只见孤零零的一堆高楼。这种现象在中国的大中城市到处可见,只因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想盘活土地市 场,但是由于土地公有制的障碍,至今见效甚微。

中国的资本市场同样由于国有垄断,缺乏竞争,效率很低。中国的银行全都是公有资本,私人资本不允许进入。再加上金融业对国有企业的照顾,资金运用的合理性受限制,结果出现高利贷和低利贷并存的奇怪现象。民间借贷的利息高到 30% 以上(年息),而银行提供的贷款利息率只有 8% 。 这种低息贷款只有国企和优质客户能够享受,普通的民企望尘莫及。它们只能到半地下的金融市场找出路。我们喊了多年的利息率市场化化,就是要纠正这种不合理 的资金配置。其根本的办法就是金融业对民间资本开放,促进公平竞争。现在李克强总理已经着手解决民资进入金融业的问题,批了少数几家民资银行,但是进展缓 慢。

三大生产要素,即劳动、资本、资源的利用,在中国的利用效率比较高,这是因为中国没有西方国家里强大的工会组织,也没有过分的福利保障,市场是相当自由 的。其他资本和资源的利用,由于公有制的关系,和西方国家佷不相同。中国的这种公有制有利有弊。在建设初期,强大的国家投入避免了基础设施不足的瓶颈限 制,保障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但是其副作用则是在中后期的产能过剩,高投资未能惠及百姓,提高他们的消费,而是陷入投资自我循环的陷阱。这种经济结构能不能 引导中国进入高收入国家,并不令人乐观。

所以中国经济现在迫切需要结构调整,以适应成长期结束之后的新情况。这一调整要从 GDP 的分配开始,使全国人民所创造的财富,较多地分配给百姓,而不是国家,从而促进消费,减少投资,扭转投资自我循环,陷入产能过剩的尴尬处境。只有国民收入中投资和消费的比例改变之后,经济结构才有可能朝提高消费的模式调整。

[ 茅于轼 天则经济研究所名誉理事长,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 ]

2016 年 03 月 01 日

中评网 - 与 FT 中文网同步首发

-------------------------------------------------------------------------------------------------------------

最新动态

2016天则名师导读西学经典讨论课第一讲在天则开课

      2016 天则名师导读西学经典讨论课采用了全新的面向现实问题的讨论方式。第一次的讨论课于 3 月 12 日在天则所会议室举办。主题是“需求侧、供给侧与奥地利学派的政策主张”。参加本次会议的有天则所荣誉理事长、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张曙光教授、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独立学者宁越参加了本次会议,西学班线下学友积极参加了第一次的线下讨论课。

    茅于轼、张曙光、曹远征三位学者分别从国家总储蓄和最终消费占GDP百分比、供给学派与凯恩斯学派的不同、世界经济“新常态”特征,阐述了各自对当下全球及中国经济形势的看法。

        第一次见面会在大家热情而意犹未尽的讨论中结束 。

                                                                                                                 详情                                                                                                        

-------------------------------------------------------------------------------------------------------------

“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研讨会召开

        2016年3月12日,天则经济研究所、中评网、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商会、深圳市迪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研讨会在天则所内召开。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教授盛洪,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北京中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财经评论员刘兴成律师等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参与讨论。

       与会学者针对近期出现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乱象,分别从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风险、法治、政府与市场边界、从业者态度等方面,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详情

-------------------------------------------------------------------------------------------------------------

“天则政策观察”第一期“中国经济扶贫新方向和新模式的探索”专题研讨会在京举行

        3 月 29 日下午,”天则政策观察“第一期“中国经济扶贫新方向和新模式的探索“专题研讨会在天则所 北京办公室举行。此次活动为天则经济研究所与凤凰大学问频道合作举办。活动邀请到扶贫政策方面的专家学者,他们是李小云,中国国际发展网络主席,中国国际 扶贫总署高级顾问;茅于轼,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汤敏,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 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和独立学者秦思道。

       各位学者介绍了中国扶贫的历史、现状以及未来的各种可能,并与现场的 100 多位听众就大家关心的问题进行了交流。

                                                                                                              详情

-------------------------------------------------------------------------------------------------------------

天则中国企业家研究中心理事第五次热点沙龙餐聚在四世同堂举办

       天则企业家中心理事第五次热点沙龙餐聚于 3月29日 在四世同堂举办。本次热点聚会,我们邀请来《读书》杂志前主编 王焱 先生及独立学者宁越与中心企业家理事共聚,并就当前的热点问题进行了愉快的侃谈。餐是特色的老北京菜,人是素来的好友,每月一次的聚会,大家开心又收获满满。

 

-------------------------------------------------------------------------------------------------------------

天则官网首页推出天则指数栏目 

    天则所近期推出【天则指数】,涵盖国有工业企业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不同类型工业企业人均报酬、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国外油价对比、不同教育阶段的财政分配体系不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养老保障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公共治理指数得分和排名等多个领域。

      作为公共产品,指数涵盖的领域今后还会增加,以达到更好地为社会进步服务的需要。

      同时,隶属天则所的学术网站中评网最新文章链接,也重回天则官网主页。 敬请关注天则所官网。

                                                                                      详情

------------------------------------------------------------------------------------------------------------

天则活动

天则 世界文明之旅:以色列参团集结号

2014年, 天则世界文明考察团队第一次奔赴以色列;

2016年5月17日,我们相约在出发!您来吗?

在最伟大的世界文明发源地之一,我们:

考察 —— 身体力行,无缝接触。探寻“应许之地”的宗教遗迹,考察上帝多次预言“流着奶与蜜”之地的工商、教育和文化。

对话 —— 让思维的火花在舌尖碰撞。 与以色列政要、学界名流、犹太家庭进行深度对话。

交流—— 创业国度暗藏商机,与创新企业互动交流。

研讨 —— 真理越辩越明。边走边聊、 “圆桌会议”,各种形式的交流,让队员之间、队员与学术顾问之间畅谈创新之道、文明转型与生命价值。

                                                                                                                详情

------------------------------------------------------------------------------------------------------------

天则消息

《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更新

        天则经济研究所完成了对《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的更新,现发布最新版本,欢迎大家阅读下载。                                                                     详情

-------------------------------------------------------------------------------------------------------------

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

        ——全新的面向现实问题的名师经典阅读与讨论课

       “欲读经典,可问名师”。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开班在即,新一期品读班将采用全新的面向问题的经典阅读与讨论课形式。每月一个专题,即汲取经典,又贴合现实。线下线下两种学习方式,有专属教材。有益有趣。名额有限。           详情

------------------------------------------------------------------------------------------------------------

天则书院·新儒名家传授班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也越来越增强了文化自信,也越来越对儒家传统感到好奇。有些人也阅读了大量的儒家经典,并将心得应用于实践。然而,如果想更深入地理解儒家传统,并在更宽的文化视野下认知儒家价值,最为便捷的方式,就是亲耳聆听大陆新儒家之名家的亲身传授。                                                                            详情

天则双周学术论坛

       *天则经济研究所持续近二十年的传统学术活动,它是人文社科领域学者相互交流的平台,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这里可以无拘无束地发表意见,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而形成一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建立一套科学的评价体系和学术规范,提升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和实践的水平。“天则双周学术论坛”已经成为一个享誉国内外的学术品牌。

即将举办的双周
双周论坛第546期:08/04/2016
双周论坛第545期:22/04/2016

往期双周论坛

双周论坛第 544期

11/03/2016

(暂空缺)

-------------------------------------------------------------------------------------------------------------

双周论坛第 545期

25/03/2016

主 题:以城乡等值化实现就地城镇化(山东青州南张楼村的案例研究)

主讲人: 李增刚

主持人: 秦思道

评议人: 苏红健、陈传波、熊金武、路乾、许建明、韩朝华、盛洪

        加快中国城镇化进程既是中国转型发展的必然,也被纳入中国发展规划。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城镇化,以及中国城镇化需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却一直为中国学界所争论。

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李增刚教授,此次带来山东青州南张楼村的案例,并以《以城乡等值化实现就地城镇化》为题进行案例讲解。李增刚认为,农村劳动力不可能全部进入城市,剩余的劳动力怎么办,南张楼村的案例可能为城镇化路径提供一种参考。

李增刚表示,南张楼村成功的意义就在于“城乡等值化”的理念和导向,“城乡等值化”就是城乡可以不一样,但是基本上等值,使人们愿意继续留在当地生活。南张楼村变革的开端是与德国赛德尔基金会的援建项目——巴伐利亚试验。

他介绍, 1987 年双方合作开始。

一 . 赛德尔基金会给他们村绘了一张蓝图,叫做《南张楼村发展规划》,并严格执行;

二 . 土地整理,全部进行机械化,全部用现代化的灌溉方式,同时增加一部分农田;

三 . 推出“双元制教育”,从小学到初中都要在学文化课的同时学一项技能,包括木工、钳工、金工、缝纫等。巴伐利亚试验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资金援助,相当于投资或者是无偿援助,但实施之后,赛德尔基金会对这个村更多的是培训教育为主,资金援助为辅,赛德尔基金会投入资金 20 多年不过 450 万元人民币;

四 . 到国外务工,南张楼村许多村民积累了第一桶金,然后回村兴办企业;村里大力发展工业企业和服务业。 1984 年他们村开始建立石油机械厂,后来建立了织布厂、面粉厂、化肥厂、塑料厂,大概有 95 家工厂,安置了 1400 多人,占到全部村民的 30% 多。包括美发店、饭馆、加油站、超市、银行、邮局、网吧、移动营业厅、电影院等服务业也很发达。

他总结,试验取得以下几方面的效果:

1. 2012 年南张楼村人均收入达到 18000 元;

2. 有 90 多家企业,产值和利税高;

3. 居民生活环境得到了巨大的改善;

4. 形成“四议、两公开、一监督”制度;

5. 就地城镇化表现突出的就是村民没有外流, 4000 多人的村现在仍然是 4000 多人;

他强调,南张楼村的成功更大的原因在于观念的变化,特别是德方先期提供的发展蓝图,及对蓝图实施的“较真”精神。

李增刚最后表示,对课题中“就地城镇化”及“城镇化”也在反思。按照严格定义,城镇化的意思是人转移到城镇去,因为我们城镇化是按照城镇常驻人口比例算 的,按照这个比例计算的话,这些都算农村人口,因为他们没有离开农村。所以这个就地城镇化,其实就是农村的现代化。而就地是村、是乡镇、是县、是省,还是 什么?你到了省,也可以说我是就地,我在本省城镇化,不能说到外面城镇化了,你在县一级,你到城里面也是就地城镇化了。就地概念,也要界定清晰。

评议阶段,陈传波博士认为,谈就地城镇化时,一定要避免形成这样一种误解,就是好像各地都有条件搞,各村各镇的人口各自回老家去,就地城镇化,以减轻大城 市和人口流入地的压力,如果不是全部回去,至少也是年轻的出来,年老了返乡创业和就地城镇化。但对大多数地方来说,这样的就地城镇化,即使解决了落户,甚 至解决了住房问题,如果就业解决不了,最终结果仍然是人去楼空,差别只是现在空的是农村的房,将来空的是城镇的房。

路乾博士则提出,为什么搞就地城镇化?是大城市不让人进,北上广深不让大家进去,想保持社会稳定,所以要就地城镇化?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强调就地城镇化的 意义是什么?熊金武表示,城镇化更重要的是农民市民化问题。韩朝华教授则认为,南张楼村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好故事,但南张楼那里没有什么城市,有的是一个农 村的现代化过程。不能说一个村庄里农民们住上了楼房,用上了电,有了上下水,村里有了柏油马路,那个村子就变为城市了。从城镇化的角度来总结和分析南张楼 的发展意义缺乏普适性,南张楼村的启发意义更多地在于中国农村和农业的现代化上。

与会的其他学者针对城镇化及就地城镇化问题,也表达了各自的看法。

                                                                                                        详情

                                                                                       编辑:张良
                                                                                       责编:李冰

 

Comments? Questions? Email us at unirule@unirule.org.cn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please reply to this message with "Unsubscribe" in the subject lin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天则经济研究所是一个非营利、非政府和有着独立精神的民间智库。

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Unirule Institute of Economics)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街道崇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邮编:100062
电话:8610-52988126 Email:unirule@unirule.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