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天则简讯

网站链接
天则网
中评网

公共事业研究中心

订阅
订阅天则简讯, 请发邮件
unirule@unirule.org.cn

Unirul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1993年7月创立。茅于轼为荣誉理事长,现任理事长为姚中秋教授,所长为盛洪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为张曙光教授,副所长为冯兴元教授和高岩教授。

天则经济研究所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其宗旨是支持和推进经济学理论和前沿性社会经济问题的高质量研究,为中国的改革实践提供制度创新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电话: 8610-52988126
传真: 8610-52988126

天则图书



《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
姚中秋/著


中国问题的经济学
张曙光著



士志于道(从经济价值到道德价值)
盛洪著


规则与繁荣
冯兴元 /著


国史纲目
姚中秋著


漫说哈耶克
姚中秋 /著


政府的本分II
姚中秋 /著

2011年中国
企业资本自由研究报告
冯兴元、毛寿龙/ 著


科斯与中国
张曙光、盛洪/ 主编


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
茅于轼/著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Food Security and Farm Land Protection in China
茅于轼、赵农、杨小静/著


中国民营企业
生存环境报告
冯兴元、何广文/著


博弈:地权的细分、
实施和保护
张曙光/著


重新发现儒家
姚中秋/著


美德·君子·风俗
姚中秋/著



中国变革之道
姚中秋/著


长城与科斯定理
盛洪/著


在传统的边际上创新
盛洪/著


我所认识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为什么中国缺少像样的企业家
张曙光/著


中国的粮食安全靠什么?
茅于轼、赵农著


中国制度变迁的案例研究
 

天则观点

茅于轼:从求富到安全:中国需要的目标大转移

时至今日,中国的改革已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改革的起始点是邓小平拨乱反正,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纲”。30多年的经济建设彻底改变了整个中国的面貌。现在的中国和以前的旧中国相比较已经面貌全非了,可以名符其实地称为“新中国”了。

可以说,中国已经完成了邓小平当时提出的工作重心的转移。但是现在,中国是仍然要以经济建设为纲,还是有别的更重要的目标?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重大问题。这关系到全中国人民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目的地。

邓小平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纲”,可说已经或接近完成。中国和30多年前邓小平提出这个任务时比较起来,已经焕然一新。改革开放前北京最高的楼是18层的北京饭店,而现在20层以上的大楼超过500座。改革开放前长江上只有两座大桥,去年年底已经有65座。更不用说过去根本没有的高速公路,现在有了11万公里,等等。总之,中国在完成经济建设任务方面有了很大的进展。

但奇怪的是,国家建设得不错,社会财富极大增加,可老百姓的满意感却很不理想,社会到处可以听到不满情绪,人与人的矛盾没有减少,老百姓和政府的矛盾趋于紧张。这些情况说明,目前的努力方向不对头。当前的问题不是建设得不够,而是没有关心老百姓的幸福,所以,我们非常需要把工作的重点从经济建设调整到老百姓幸福。

如何增进老百姓的幸福感?研究这个问题,许多学者都用可以计量的方法,即用计量财富来测量幸福感。他们往往最终得出的看法,是从财富分配关系角度来看幸福感,认为分配不公是不幸福的原因。可是这种方法引起的争论非常多。

显然,幸福固然和物质享受有关,但物质享受绝不是幸福的全部,甚至也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因为物质只是能够被看见的部分,而幸福感是一种感觉,是看不见的。正因为如此,研究如何获得幸福就非常困难。学者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非常不同,莫衷一是。

我认为不妨从反面思考这个问题——是什么因素妨碍了人们获得幸福?我们与其直接去追求幸福,还不如取消那些妨碍获得幸福的因素。

根据马斯洛对人类的需求分类,安全属于基础需求,没有安全别的都谈不上。拿这一点来衡量,在中国社会里安全还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当前,不同的人群都有不同的安全问题。富人因为感到自己的人身和财产不够安全,纷纷移民去更安全的国家;穷人的安全受到侵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自行用武力捍卫,这就是群体性事件。这两类社会现象是中国所特有的。这清楚地说明,中国的社会环境不够安全。要让中国人感到幸福,就先要改善中国人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人身和财产的安全靠什么来保障?对强盗和小偷的防御靠警察,即国家的治安机构。对国家滥用权力侵犯私人生命财产的防御要靠法律,特别是宪法。而恰恰这一点,是中国的薄弱环节。在中国,特权阶级在很多时候是法律管不到的。比如,薄熙来是共产党政治局委员,有特权,他的妻子竟然敢犯下谋杀罪,死者是外国人。这个案件被掩盖了几个月,而且最后被揭发也不是靠中国自己的检察或公安机构,而是靠美国的介入。由此可见,连身份特殊的外国人在中国都缺乏安全保障,中国人自己就更没有安全感了。

因此,在国家建设获得巨大进步之后,当前的中国应该更关心老百姓的安全。而解决老百姓安全问题的核心是法治和宪政。但是目前官方号召的目标仍然是小康,这还是一个财富目标,而不是安全目标。在极其贫困的时候,吃饱穿暖无疑是大家奋斗的首要目标。现在中国人挨饿受冻的人已经是极少数了,中产阶级更是为数众多,他们所关心的不再是财富或收入问题,而是安全问题。将中国社会的奋斗目标从增加财富转变为提高安全,此其时矣。

[ 茅于轼 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英国《Prospect》杂志评选出的十位「2014世界思想家」之一,名列第四 ]

-------------------------------------------------------------------------------------------------------------

最新动态

天则专家在斯德哥尔摩“中国经济改革”论坛发表讲话

6月14日,受“瑞典企业家论坛”邀请,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教授,盛洪教授和马俊杰先生等一行参加了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中国经济改革”论坛。他们分别发表了演讲,并与评论者和参会者进行了交流。

茅于轼在论坛发言

盛洪在论坛发言

  详情

-------------------------------------------------------------------------------------------------------------

天则西学经典第四次讨论课圆满结束

天则西学经典第四次讨论课于6月25日在雍贵大厦举办,本次讨论课主题是“自由的意涵”。

   

本次讨论课邀请了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建勋;独立学者宁越。参与讨论课的还有20余位线下学友。

详情

-----------------------------------------------------------------------------------------------------------

【第三期】天则?名师思想精粹研讨班开讲

2016 年 6 月 25 日至 26 日,“天则?名师思想精粹班”第三期第一讲在北京举办。本次课程邀请了华人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武老师,中国著名社会学专家、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郑也夫老师,著名历史学者、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吴思老师。

   详情

-------------------------------------------------------------------------------------------------------------

历史学与制度研究理论创新”研讨会成功召开

2016年6月25至26日,由天则经济研究所、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主办,腾讯思享会和《东方历史评论》协办的“历史学与制度研究理论创新研讨会”成功举行。

会议第一天在徐水大午温泉酒店进行,第二天在白洋淀游船进行。杨天石、茅于轼、陈志武、张鸣、时殷弘、张千帆、吴思、张曙光、盛洪、姚中秋、李炜光、龙登高、单少杰、任剑涛、张岩、黄钟、鲁利玲、丁东、葛荃、吴伟、凌斌、刘业进、洪振快、许建明、胡兴东、谢志浩等30余位知名学者应邀与会,有关媒体、独立学者及当地学界人士共计80余人参加会议。

详情

-------------------------------------------------------------------------------------------------------------

天则官网首页推出天则指数栏目 

    天则所近期推出【天则指数】,涵盖国有工业企业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不同类型工业企业人均报酬、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国外油价对比、不同教育阶段的财政分配体系不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养老保障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公共治理指数得分和排名等多个领域。

      作为公共产品,指数涵盖的领域今后还会增加,以达到更好地为社会进步服务的需要。

      同时,隶属天则所的学术网站中评网最新文章链接,也重回天则官网主页。 敬请关注天则所官网。

详情

------------------------------------------------------------------------------------------------------------

天则活动

“劳动合同法与供给侧改革学术研讨会”征文通知

         由天则经济研究所暨天则中国企业家研究中心发起,“劳动合同法与供给侧改革学术研讨会”拟于 2016 年 7 月 23 日在北京举办。会议拟邀请张五常、茅于轼、盛洪、冯兴元、毛寿龙、许章润、贺卫方、徐昕、张千帆、董保华、田思路、张宪民、郭文龙、马建军等学者及部分企业家、有关政府部门人员和媒体参加。现面向国内外征文,论文经评审入选者将确定为会议正式代表,邀请参会。

详情

-------------------------------------------------------------------------------------------------------------

天则消息

中国行政性垄断的原因、行为与破除(第二版)

        天则经济研究所完成了[中国行政性垄断的原因、行为与破除(第二版)]报告的更新,现发布第二版,欢迎大家阅读下载。                                                                  

详情

-------------------------------------------------------------------------------------------------------------

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

        ——全新的面向现实问题的名师经典阅读与讨论课

       “欲读经典,可问名师”。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开班在即,新一期品读班将采用全新的面向问题的经典阅读与讨论课形式。每月一个专题,即汲取经典,又贴合现实。线下线下两种学习方式,有专属教材。有益有趣。名额有限。        

详情

------------------------------------------------------------------------------------------------------------

天则书院·新儒名家传授班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也越来越增强了文化自信,也越来越对儒家传统感到好奇。有些人也阅读了大量的儒家经典,并将心得应用于实践。然而,如果想更深入地理解儒家传统,并在更宽的文化视野下认知儒家价值,最为便捷的方式,就是亲耳聆听大陆新儒家之名家的亲身传授。                                                                       

详情

天则双周学术论坛

       *天则经济研究所持续近二十年的传统学术活动,它是人文社科领域学者相互交流的平台,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这里可以无拘无束地发表意见,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而形成一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建立一套科学的评价体系和学术规范,提升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和实践的水平。“天则双周学术论坛”已经成为一个享誉国内外的学术品牌。

即将举办的双周
双周论坛第553期:29/07/2016
双周论坛第552期:15/07/2016

往期双周论坛

双周论坛第 550期

03/06/2016

主 题:文明是副产品

主讲人: 郑也夫

主持人: 秦思到

评议人: 王炎、田方萌、储卉娟

郑也夫教授首先介绍了《文明是副产品》作为课题并形成著作的起源。他说:“这个书的思想萌芽在22年前就产生了,令自己亢奋不已,暗下一个决心,日后把这个思想写成一本书。二十年后愿望成真,内心当然非常高兴”。

他表示,很多人也许不接受他的观点,中国古人的长城修建,现代人阿波罗登月,怎么是副产品呢?这分明是目的性的产物,计划性的产物。他同时认为,也有相反的例子,比如青霉素,大家知道它的产生完全是偶然的,还有伟哥原本是治心脏病的,现在没有人用它治心脏病了,毫无疑问是副产品。“但是我要说文明是副产品,就是我认为可以称作文明里程碑的这些发明和发现,在我看来副产品的味道非常之足”。他介绍,我的书里面举了六个案例,来支撑这个主题:外婚制、文字的起源、农业的起源、造纸术、雕版印刷、活字印刷,一个个的和大家讨论。文字的起源比较罗嗦,时间关系就不谈了。

郑也夫认为,人类外婚制的起源和确立,并不是“近亲婚配导致体制下降”认识的目的论的理性选择,其来源有二,一是“远方更有吸引力”;二是维持族群现有秩序。农业的起源也不是目的论的结果,而是作为采集的人类,某天突然发现大量的野生粮食植物,于是定居下来,农业完全是人类被动接受的结果。造纸术则是制造树皮布(人类初期御寒衣物原料)失败(薄了)的副产品。雕版印刷和活字印刷同样也不是目的论的产物,原意是为避免长途传递物品被盗而为。

郑也夫强调,文明不过是一系列意外和杂交产生的,而绝不是目的论的人为设计。物种的杂交、金属的杂交、文化的杂交产生了所谓文明。

评议阶段,王炎认为,近代文明的兴起,理性变得比较狂妄,比较独断,典型的是法国18世纪的启蒙学派,才有了像马克思主义认为他掌握了历史终极的规律,而且只有一个阶级才能认识这个历史的真理,这个阶级在认识论上有优先权,就是无产阶级,其他人都不行,就变成阶级斗争,衍生出地主反坏友等等,要打倒,他们认识不到这个真理,只有无产阶级的人才能认识到。现在看来当然这些东西都坍塌了。但文明太复杂,可能是目的论思维也有,非理性思维也有。

而北京师范大学的田方萌博士则基本否定了“文明是副产品”的结论。他认为,六个案例的分析都很精彩,但不认为可以支撑这样一个宏大的论题,就是文明是副产品,我觉得还需要更多的例证。“所以,目前最好是把它作为一个猜想”。同时,他从文明和副产品两个概念的辨析、目的论原因和功能的讨论、事故论的启发意义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储卉娟博士表示,作为郑老师的阅读者,或者说观念的接受者,在接受文明是副产品这个观念之后,做一些延伸的思考。她认为,最后一章,郑老师回到了他想要论证的关键主题,就是文明是副产品,文明不是一个理性规划的产物,文明其实就是在各种无法预料的情境下,最后碰撞出来的结果。在她看来,郑老师最后一章,我觉得它对于社会学研究者来说是危险的一章,他其实在解构一些根本性的学科根基的东西。那么在解构之后,提供了什么解决方案呢?郑老师说如果文明是副产品,如果我们期待一个更加蓬勃的更加积极的文明的未来,我们就只是要搭一个台子,促进各种因素碰撞,等待它激发我们不能控制的东西。我觉得这个解决方案非常激进,是对于知识生产或者知识分子的一个爆炸性的打击。因为如果是这样,我们现在做的事情除了回溯以往,还具有什么意义?或者说研究的意义除了回溯以往,就是搭建一个平台,然后等待里面的酝酿和碰撞?第七章对于知识生产的意义而已,就是一个比较接近于虚无主义的看法,或者是对现有假设的一个本质性的打击。

详情

-------------------------------------------------------------------------------------------------------------

双周论坛第 551期

10/06/2016

主 题:解读“政治崩溃的逻辑”

主讲人: 方绍伟

主持人: 秦思到

评议人: 雷颐、吴思、贾西津

方绍伟开宗明义的强调,新制度经济学中有很多逻辑,布坎南的公共选择逻辑、奥尔森的集体行动逻辑、卡普兰的集体信仰逻辑、梅斯奎塔的政治忠诚逻辑、诺斯的开放机会逻辑、阿塞莫格鲁的包容体制逻辑,但还没有一个专门讲政治崩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逻辑。《政治崩溃的逻辑》一书的创作试图填补这个空白。他同时表示,创新非常难,现在所谓的创新不可能完全拿出一个全新的理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前人基础上往前推一步,然后做一个不同的组合。

他介绍,政权制度的演变,从君主制到独裁制、到一党制、到宪政制,具体有五大理论:政权主体论、统治商数论、限政商数论、政治博弈情景论、制度文化挑战论。他这个理论在此基础上向前推一步,就是先确立一个新的国家政权理论。他认为,国家政权理论在过去几千年里沿用的是亚里士多德、列宁、韦伯的国家理论,不能解释很多现象。韦伯的理论一般说法就是垄断、暴力垄断,他是一个暴力垄断的集权组织,从亚里士多德,到马克思,到列宁都是这条线,甚至到后来产权经济学的国家理论,包括巴泽尔、张五常的国家理论,基本上就是集权组织,用集权组织定义国家。但是,我的政权主体论强调,国家政权是一个双组织的结构,是一个主权组织所控制的集权组织,这是没有人提到的概念。国家是什么?政权是什么?它是一个由主权组织控制的集权组织,国家的崩溃一定要在这个新的国家理论基础上理解。要点就是国家是一个主权组织所控制的集权组织,换句话说这里面是两层,第一层是政道,第二个层是治道。

该如何解释政治崩溃,他认为,政治崩溃的规律不是国家管理崩溃的规律,不是治道的规律,而是政道的规律,是主权组织层次含义的规律。分析传统理论,论述国家崩溃的有八种:残暴崩溃论、内讧崩溃论、腐败崩溃论、外侵崩溃论、扩张崩溃论、经济崩溃论、系统崩溃论、松动崩溃论,但这八大理论都不是一般性理论,都是个案或局部分析,在解释国家政权崩溃的时候,不能解释普遍的现象。

他举例“残暴崩溃论”,虽然这个理论非常流行,但不是一个通则的理论,即不残暴也同样会崩溃,秦始皇非常残暴,但是秦朝的崩溃不是在秦始皇发生,更典型的案例是斯大林,非常残暴,但是他并没有崩溃。同时,他还例举了腐败崩溃论、经济崩溃论、松动崩溃论,认为这些都不是一般性理论,不足以解释政治崩溃的逻辑。

而他的新理论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转变传统的思路,把它完全转变到统治能力上来,统治能力的要害在于持续统治能力,在于统治能力的可持续性。持续统治能力的要害在于这个统治能力是由什么不断再生产出来,这就回到了新制度经济学。他认为,统治能力的可持续性完全是由制度所决定的,换句话说,统治能力的持续是由政权制度所不断再生产出来的这么一种能力。拿它来分析王朝史,我们会看得清清楚楚。

在解释中国现象时,为什么中国君主立宪不行,而民国开始之后民主立宪居然也不行?他认为,单一权威的信仰,单一权威的崇拜的君威传统,就是问题的根源。在君威崇拜的体制下,搞君主立宪,它的逻辑一定是,君强则不容实君立宪,君弱则虚君立宪都不保。当下,由于实现了终身专权到限任专权的转变,解决了所谓的与时俱进的问题,所以还会延续很久,近期就会出现的“中国崩溃论”不能成立。

评议阶段,历史学家雷颐认为,任何理论都是有限度的,一种理论框架解决一切也不切实际。吴思则表示,把政治分成政权和政体,就会看到政体崩溃不见得是政权崩溃,比如台湾中华民国这个政权没崩溃,但是中华民国转型了政体转型了。最高权力传承规则出现危机,就可能导致变迁。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提出问题,用两个变量化解统治能力,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历史上有很多偶然因素,又有很多是外界变量;观念对于制度的作用在历史中已有明证,而把制度本身作为原因说服力不足。盛洪更明确的指出,对复杂体的判断,就人类现在理性不可能完全做到,对民主的公地悲剧,我持批评意见。公地原来是指没有产权,民主并不是没有产权,假设公共事务是一个资产的话,并不是没有产权,是有一种类似于公司制的产权。所以这个假设有很大缺陷,简单的用公地悲剧解释民主失败,也有非常大的问题。

详情

                                                                                           编辑:张良
                                                                                           责编:李冰

 

Comments? Questions? Email us at unirule@unirule.org.cn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please reply to this message with "Unsubscribe" in the subject lin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天则经济研究所是一个非营利、非政府和有着独立精神的民间智库。

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Unirule Institute of Economics)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街道崇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邮编:100062
电话:8610-52988126 Email:unirule@unirule.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