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天则简讯

网站链接
天则网
中评网

公共事业研究中心

订阅
订阅天则简讯, 请发邮件
unirule@unirule.org.cn

Unirul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张曙光、盛洪、樊纲、唐寿宁与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1993年7月创立。茅于轼为荣誉理事长,现任理事长为吴思,所长为盛洪,副所长为高岩。

天则经济研究所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其宗旨是支持和推进经济学理论和前沿性社会经济问题的高质量研究,为中国的改革实践提供制度创新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电话: 8610-52988126
传真: 8610-52988126

天则图书



《嵌入文明:中国自由主义之省思》
姚中秋/著


中国问题的经济学
张曙光著



士志于道(从经济价值到道德价值)
盛洪著


规则与繁荣
冯兴元 /著


国史纲目
姚中秋著


漫说哈耶克
姚中秋 /著


政府的本分II
姚中秋 /著

2011年中国
企业资本自由研究报告
冯兴元、毛寿龙/ 著


科斯与中国
张曙光、盛洪/ 主编


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
茅于轼/著


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Food Security and Farm Land Protection in China
茅于轼、赵农、杨小静/著


中国民营企业
生存环境报告
冯兴元、何广文/著


博弈:地权的细分、
实施和保护
张曙光/著


重新发现儒家
姚中秋/著


美德·君子·风俗
姚中秋/著



中国变革之道
姚中秋/著


长城与科斯定理
盛洪/著


在传统的边际上创新
盛洪/著


我所认识的经济学
茅于轼/著



为什么中国缺少像样的企业家
张曙光/著


中国的粮食安全靠什么?
茅于轼、赵农著


中国制度变迁的案例研究
 

天则观点

有人问,天则答——盛洪就天则所8月10日《声明》答《中评网》问

问: 有人说,他们看不懂天则经济研究所于 2016 年 8 月 10 日发表的《声明》。

答: 那我就解释一下。

2016 年 8 月 6 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简称“国研中心”)发表了一个《声明》,说与天则研究所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原来是因为网上流传着一个署名“黎阳”的帖子,说天则所 2012 年 召开的一个关于“南海问题”的研讨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些与国内主流观点不同的观点,而天则所的研究项目曾经得到过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于是说天则所“卖 国”;国研中心的一些研究人员是天则所的特约研究员,于是说国研中心“卖国”。在我看来,这一套跳跃推理漏洞百出,不值一驳;但是国研中心的《声明》引起 了关注,似应回应。于是就有了天则所的上述《声明》。

这个《声明》针对诽谤和相关机构的《声明》,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原则,即造谣诽谤者是加害者,才有必要证明他所制造的谣言不是谣言;谣言受害者有权利追究造谣者的诽谤,没有义务证明谣言为假。

如果一个社会,造谣诽谤者可以任意造谣,而谣言受害者有义务自证清白的话,岂不是鼓励加害者,而惩罚受害者?如果一个疯狂的人一天制造十个谣言而不付任何代价,谣言受害者只能忙不跌地辟谣,这个社会岂不是黑白颠倒了?

我们提出的规则是,造谣诽谤者有义务证明他说的不是谣言,如果他不能证明他所说为真,就只能认为他所说的是谎言,应该承担构陷他人的法律责任。

问: 那么,既然天则所认为自己是谣言受害者,为什么不去起诉那个造谣者?

答: 天则所当然有权利去起诉那个造谣诽谤者。但什么时候行使这个权利,我们根据情况而定。现在看来,还无需这样做。这是因为我们相信,谣言止于智者。这个所谓“南海问题”的谣言为了达到耸人听闻的目的,不得不罔顾基本的事实和逻辑,所以直观地就非常荒谬和离谱。

我们认为,谣言越是荒谬,越无人相信。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国。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不是“文革”时期的中国人。他们理性,不会轻信明显没有证据和不合逻辑的言论;他们冷静,不会盲目追随几个高喊极端口号、声言要“打倒 XXX ”的人。

造谣诽谤者显然自知是造谣,但想利用“三人成虎”和“谎言重复千遍即是真理”的群体心理弱点混淆视听。他们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技巧”,而低估了中国民众的理性和对“文革”的深恶痛绝。

问: 天则所在 2012 年召开的有关“南海问题”的会议难道不是真的吗?

答: 当然是真的。这是一个开放社会的正常现象,也是中国宪法所保护的普通研讨会。造谣者所引用来攻击天则所的话,只是参会者之一的发言。

造谣诽谤者的逻辑是,一个论坛上的发言就等同于论坛组织者的观点。而一个论坛的正常规则是,论坛只是一个思想交流甚至交锋的平台。论坛的任务是尽量让与会 者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在主持时尽量保持中立。至于天则所的主流立场,可以看我们发表的文章。如我自己就发表过《南海:新的国际规则诞生的地方》和《中 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双重身份》等文章讨论南海问题。这都能在网上找到。

造谣诽谤者的逻辑是,一个国家有关国际关系问题只能有官方一个声音,民间不许有不同的声音。正常的规则是,一个国家是属于全体国民的,任何一个国民都有权 利发表对国际关系的意见。只是我们要区别,意见,建议,方案,和决策。意见可以表达,建议可供参考,方案以备决策,决策就要执行。来自民间的各种不同声 音,会让决策者有多角度的信息,更周密的思考,而使决策较少失误。

造谣诽谤者的逻辑是,如果论坛的某一个发言者的观点与后来某一相对国家的立场相近,就是给后者出主意。我们认为,关于某一国际问题的不同观点,恰恰给一个 国家带来应对策略的较大空间和更多储备。各种策略无非包括以较多的让步换取合作,或以较强硬的态度逼使对方让步。在这一较大策略空间中如能与相对国家策略 有一定重叠,则会给我们带来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即使较极端的主张不能被接受,也提醒我们对方可能会有如此考虑,而让我们早有策略准备,不至于对相对国家的 出招感到意外,仓促应对。奥运备战有陪练,军事演习有“蓝军”、“红军”,一国开放有关国际问题讨论的重要性自不待言。

问: 在那次“南海问题”讨论会上,李令华先生说的“九段线缺乏法律依据”是提醒了美国和菲律宾搞“南海仲裁”吗?

答: 这种说法太高估了也太低估了美国和菲律宾。想一想,在中国民间开的一个座谈会,用中文说,中文发表,美国和菲律宾竟注意到了,并受到 启发,这岂不是夸奖他们能够听到和吸收世界上各个地方的声音吗?另一方面,这个座谈会上讲的有关《国际海洋法公约》的明显问题,美国和菲律宾有那么多专家 都看不到,还需要让中国人提醒吗?这不是把国际博弈的对手都当傻子吗?如果真这样想,哪有赢的道理?

反过来,这也太贬低中国政府了。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不是会更容易看到这个用中文发表的会议记录,为什么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呢?李令华先生说出了我国在 南海主权声索时的一个法律准备不足的情况。这恰是给我国政府相关部门一个提醒,只强调“历史性因素”是不够的,还要钻研《国际海洋法公约》,用法律的手段 争取我国的主权和利益。

应该指出的是,李令华先生的主张还是受到了中国官方一定的重视。他的这一观点首先出现在发表于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上的文章“好‘篱笆'造就好邻居”中。我们的会议组织者是看了李令华先生的这篇文章后才邀请他参会的。

问: 有人说,反对极端民族主义的说法就是反对“爱国主义”,这种说法对吗?

答: 在今天这样一个民族国家林立的世界上,我们主张爱国主义,但反对曲解的“爱国主义”,反对极端民族主义。什么是“曲解的爱国主义”? 就是本国利益至上;就是一谈到本国与他国的矛盾和冲突,就叫嚷着要动武,要打仗,要杀了别国的人。一旦别人说要和平谈判,要强调国际规则的公正性,就是 “不爱国”。

一国的利益是综合的,争取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是一个方面;处理好与邻居的纠纷,建立睦邻友好关系也是一个方面。更进一步,作为一个大国,不仅要坚持自己的主 权和利益,还要在国际事务中推动公正规则的建立,为世界永久和平作出努力。其结果,也会使本国得到别国的尊重,甚至带来实际的长远的回报。这种态度,才是 真正的爱国。

那种强调本国利益至上的主张,动辄叫喊打仗的态度,并不会给本国带来好处。如果我们同意这种主张是对的,我们就等于同意社会达尔主义的丛林规则是对的,就 等于承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和亚洲的行为是“爱国主义”,希特勒的种族优越论是“爱国主义”。“二战”的结果告诉人们,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法西斯主义的 这种“爱国主义”最终害了日本和德国。

一个原则,只有在普遍适用而不互相矛盾时,才是一个好的原则。当我们讲“爱国”时,我们也要同样理解别国人讲“爱国”。只有当各国的爱国主义都能平行相处,互不冲突时,才是一个好的爱国主义。

在过去的一两百年中,中国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处于弱势,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在那时,中国人强调用武力反抗侵略者,坚持寸土必争,就是正义的爱国主义。然而 到了今天,中国人民已经基本完成了反抗侵略和维护国家独立的任务,我们已经变成了一个有优势的大国。我们与他国的纠纷是在国家间边界上的纠纷。在这时,再 强调用武力解决纠纷,就等于承认过去列强恃强凌弱的丛林规则是对的。

《道德的人与不道德的社会》的作者尼布尔指出,(曲解的)“爱国主义将个人的无私转化为民族的利己主义。”应该承认,由于人性的弱点,煽动仇恨比倡导博爱 更宜得手,提倡爱全人类比提倡爱本民族更为飘渺,极端民族主义是人类的一个软肋。这也是造谣诽谤者看重这一“题材”的原因。但两次世界大战和“文革”的历 史告诉我们,以仇恨为动力的行为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的灾难!我们要牢记这些惨痛的教训。

问: 有人说,天则所拿了福特基金会的钱,就等于拿了美国人的钱,拿了外国人的钱就是“卖国”。您怎么回应?

答: 福特基金会于 1988 年与中国国务院达成协议,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其对口合作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据福特基金会北京办事处的网站,福特基金会年均在华资助金额约为 1200 万美元;到 2011 年,该基金会共在中国提供了 2.5 亿美元的资助。包括对一些研究项目,扶贫项目,以及到美国学习的资助。估计到现在福特基金会向中国各个机构共提供了 3 亿多美元资助。

福特基金会资助的项目,早年侧重司法体系改革、生殖健康、环境和发展、经济改革及其社会影响,近年来侧重于社会公平,青少年教育与学习机会,与妇女与儿童 权益等。福特基金会资助的对象包括中国政府机构和非政府机构等数百家机构。应该说,福特基金会在中国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

向这样一个合法的和公开的基金会申请资助是国际上正常的现象。天则经济研究所在成立以后的 23 年中,一共向该基金会申请到了两个研究项目的资助,分别是《中国经济的市场竞争状况:评估及政策建议》的研究,和《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的研究,共约合人民币 115.7 万元。这相当于天则所近 10 年来收入的 2.2% 。比较一下,这 10 年天则所的国内个人捐款数额约为 977.5 万元。无论多少,我们要对福特基金会表示感谢。我们也愿意在以后以适当的题目向福特基金会再次申请资助。

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看结果怎样,否则我们就要怀疑外资公司的行为,或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理论。在评判结果时,我们坚持一个原则,这就是“两不怀疑”;即 “不要怀疑别人的动机,不要怀疑别人的智力。”我们只就是否合乎逻辑,是否有事实依据对一篇文章加以评判。动机或智力当然会影响结果,但既然如此,我们只 需判断结果就够了。造谣诽谤者企图达到的目的,就是企图通过摧毁文章作者的人格,无需针对文章观点的事实依据与逻辑,就能轻而易举地否定某一篇文章。但造 谣者要注意,一来他会在事实依据和逻辑上露出大量破绽,二来这种方法不仅在抵毁别人时是“便利”的。

例如那个叫“黎阳”的人,据我们获得的相关信息,他现“居住在美国”,“吃美国的大锅饭”。根据他的逻辑,吃美国的大锅饭就是“拿美国人的钱”,就要按照美国的意志做损害中国的事情,包括写文章攻击中国的 NGO ,攻击中国的知识分子,企图通过反对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让中国实现“一言堂”,从而使中国不能从自由表达中获得更好的制度与政策方案。根据他自己的逻辑,他就是“汉奸”,就是“卖国贼”。

当然,我们并不用这样的“逻辑”来否定“黎阳”和他的文章。我们认为他造谣诽谤的文章既没有事实根据,也逻辑混乱。也就是说,我们坚持“两不怀疑”。我们 也希望这能成为更多的人的评价标准。我们自己也只接受这一原则的检验。我们接受福特基金会的资助,完成的两篇报告,《中国经济的市场竞争状况:评估及政策 建议》的研究和《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研究,我们早已放在网上,希望大家从事实和逻辑两个方面对这两篇报告进行评论。凡是这两方面有问题的,希望能提出意 见,我们愿意讨论并接受我们认为正确的意见。

[ 盛洪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

2016-8-25

中评网首发

-------------------------------------------------------------------------------------------------------------

最新动态

天则所声明

   声明

天则经济研究所注意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于 2016 年 8 月 6 日发表的《声明》。我们对该中心如此“声明”表示理解。不过我们认为,只有谣言制造者才有必要证明谣言不是捕风捉影,牵强附会,肆意歪曲和恶意中伤的,谣言受害者无需证明谣言为假。

天则经济研究所

2016 年 8 月 10 日

  详情

-------------------------------------------------------------------------------------------------------------

哈耶克经典读书会8月2日举行

8月2日,哈耶克经典读书会活动在天则所北京办公室举办。

与会的中外专家有Barun Mitra,印度自由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Christopher Lingle,马洛京大学访问教授,著名自由主义学者;Ken Schoolland,美国企业家中心主任,著名经济学家;Li Schoolland,著名自由主义学者;韦森,复旦大学教授;贾西津,清华大学教授;宁越,独立学者;蒋豪,天则法律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张林,天则法律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此外还有对话题感兴趣的企业家朋友十数人。

详情

-----------------------------------------------------------------------------------------------------------

「天则发展论坛」 8月4日在北京召开

8月4日,“天则发展论坛:经济治理的问题与原则+中国智库的生命力”在天则所北京办公室召开。

与会的中外专家有Barun Mitra,印度自由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Christopher Lingle,马洛京大学访问教授,著名自由主义学者;Ken Schoolland,美国企业家中心主任,著名经济学家;Li Schoolland,著名自由主义学者;秦思道,独立学者;吴思,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盛洪,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韦森,复旦大学教授;宁越,独立学者;熊越,北京好比特币联合创始人;蒋豪,天则法律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张林,天则法律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社会各界人士逾八十人参加。

   详情

-------------------------------------------------------------------------------------------------------------

民营企业怎么了——2016中国民营企业生存与发展论坛在北京召开

进入2016年, 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逐月持续显著回落。 特别是1月,2.51万亿元的新增贷款中,主要是投向了地方融资平台和国企,而非民企。

与会专家及企业家分别从现行体制及政策预期两方面谈了各自的感受,大家普遍认为,目前的政策及理念严重向国企倾斜,致使民企的投资空间被大大挤压。与此同时,契约的履行,产权的保护,税收的负担以及法律的困境都给民营企业前行带来不可预知的困难及阻碍。

详情

-------------------------------------------------------------------------------------------------------------

《探寻中国宪法审查的突破口》报告发布

2016 年 8 月 17 日下午,天则经济研究所召开《探寻中国宪法审查的突破口》报告发布会。课题组负责人姚中秋教授介绍了报告所秉持的扎根中国文明、立足今日现实的方法论,课题组成员江溯介绍了报告的主要内容。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陈云生研究员、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中德法学院谢立斌教授评议报告。各位专家对报告 基本肯定,认为报告坚持的渐进性等原则体现了务实的态度,使报告具有政治可行性;将执政党在内的公共权力纳入宪治、接受约束和规范的努力值得肯定;建议的 几种宪法审查方案具有灵活性,且不乏新意。同时,他们也对个别概念使用的准确性、有关分析深度不够或者没有涉及提出了意见。

会议由课题组执行负责人蒋豪主持,中国治理网、澳门法治报等媒体参加会议。

详情

-------------------------------------------------------------------------------------------------------------

天则活动

众筹| 天则?茅于轼思想集萃视频讲堂

茅于轼先生以人文经济学的视角,广泛研究了人权、自由、道德等问题,就公众关心的问题发表自己独立的见解。茅于轼先生也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现 担任荣誉理事长,是天则同仁的精神领袖。2012年,茅于轼先生获得了美国CATO研究所颁发的“弗里德曼自由奖”。2014年,茅于轼先生入选 《Prospect》杂志所评选出的“世界最顶尖的50位思想家”。茅于轼先生将普世价值和个人修为完美地结合起来,成为当今中国道德文章之楷模,是经济 自由主义中国学派的领袖人物。

商品是有价的,而思想与智慧是无价的。我们的努力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茅于轼先生这样一位智者的思考和一个思想家的探索历程,您的支持是对我们努力的肯定。

众筹单位 】: 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天则经济研究所)

目标产品 】: 茅于轼思想集萃高清视频(配字幕,共 80—100 集),以此为主要内容,构成茅于轼思想集萃视频讲堂。该视频内容,还将被制成茅于轼思想集萃珍藏版光盘。以上产品,将在众筹结束后的 6 个月内制作完成。

目标筹资金额 120 万元

众筹时间 2016 7 4 —9 月 30 日

详情

-------------------------------------------------------------------------------------------------------------

天则消息

天则官网首页推出天则指数栏目 

    天则所近期推出【天则指数】,涵盖国有工业企业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不同类型工业企业人均报酬、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国外油价对比、不同教育阶段的财政分配体系不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养老保障公正指数、省会城市公共治理指数得分和排名等多个领域。

      作为公共产品,指数涵盖的领域今后还会增加,以达到更好地为社会进步服务的需要。

      同时,隶属天则所的学术网站中评网最新文章链接,也重回天则官网主页。 敬请关注天则所官网。

详情

------------------------------------------------------------------------------------------------------------

中国行政性垄断的原因、行为与破除(第二版)

        天则经济研究所完成了[中国行政性垄断的原因、行为与破除(第二版)]报告的更新,现发布第二版,欢迎大家阅读下载。                                                                  

详情

-------------------------------------------------------------------------------------------------------------

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

        ——全新的面向现实问题的名师经典阅读与讨论课

       “欲读经典,可问名师”。2016天则名师荟萃西学经典品读班开班在即,新一期品读班将采用全新的面向问题的经典阅读与讨论课形式。每月一个专题,即汲取经典,又贴合现实。线下线下两种学习方式,有专属教材。有益有趣。名额有限。        

详情

------------------------------------------------------------------------------------------------------------

天则书院·新儒名家传授班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人也越来越增强了文化自信,也越来越对儒家传统感到好奇。有些人也阅读了大量的儒家经典,并将心得应用于实践。然而,如果想更深入地理解儒家传统,并在更宽的文化视野下认知儒家价值,最为便捷的方式,就是亲耳聆听大陆新儒家之名家的亲身传授。                                                                       

详情

天则双周学术论坛

       *天则经济研究所持续近二十年的传统学术活动,它是人文社科领域学者相互交流的平台,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这里可以无拘无束地发表意见,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而形成一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建立一套科学的评价体系和学术规范,提升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和实践的水平。“天则双周学术论坛”已经成为一个享誉国内外的学术品牌。

即将举办的双周
双周论坛第557期:09/09/2016
双周论坛第556期:26/08/2016

往期双周论坛

双周论坛第 553期

15/07/2016

主 题:观念秩序给定下的百年经济史分析

主讲人: 苏小和

主持人: 谷平

评议人: 刘军宁、雷颐、陈勇勤、宁越

按照一般的历史学研究方法,历史学研究就是寻找历史真相,记录真相。但是苏小和认为,人是观念的载体,每个人都具有挥之不去的主观偏好特征,因此在主观观 念层面的复杂性远远大于事实真相的复杂性。更为重要的是,一个人愿意直面真相,分析真相,这个人在接触真相之前已经建构起直面真相、反思真相的观念新秩 序,观念的影响才是本质的影响。

基于如此观念,苏小和首先介绍了构建《百年经济史笔记》的观念来源以及逻辑方法,康德的观念秩序、亚当 . 斯密先验的观念秩序重要性、个体主义观念的奥地利学派,而由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合围起来的模型,为《百年经济史笔记》搭建了稳健的观念分析框架。也正因如此,《百年经济史笔记》不是讲故事的文本,而是观念的文本。

苏小和强调,《百年经济史笔记》是百年经济史和企业史的双向叙事,关于市场经济,关于一般秩序和企业家理论的一般性的常识,是百年经济史写作的起点,观念 的起点。通过搜集大量台湾、香港、澳门、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地学者,在近代以来中国经济史和企业史的文献,以案例的形式阐释经济事件背后的观念原因 以及观念演化。

他最后总结,为什么是观念秩序给定下的经济史的辨析,为什么是这个标题?我的浅显想法是直线进入,首先给定观念秩序,然后用我的观念秩序进入史料辨析和梳 理,辨析完再直接进入一个新的观念秩序的涌现,所以我不同意所谓的后发秩序的说明,中国经济在近代化和现代化的意义上不是后发国家,是一个过程的摇摆。

评议阶段,刘军宁教授强调,应该更多地从信仰的角度从超验秩序原理上看待经济史。经济事物是人类自由的展开,经济史是人类争取经济自由的历史,所以如果不从这个角度来认识经济事物,不一定能得到正解。

雷颐教授认为,官督商办之前中国经济是自由的判断有误,中国从来没有完全产权,都是半完整或者半产权。官家有权力决定,想没收就没收,从来就是这样,所以 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宋代的大儒陈亮总结四句话,他说官皆天子之官,兵皆天子之兵,民皆天子之民,财皆天子之财。他对“究竟是用亚当斯密解释儒家,还是 用儒家解释亚当斯密”的提问表示赞赏,这样的提问也同样适用于如下问题:为什么社会主义在中国、俄国就容易被接受?这和传统没有关系吗?

详情

---------------------------------------------------------------------------------------

双周论坛第 554期

29/07/2016

主 题:抗日战争的经济遗产:国家能力、经济转型与经济发展

主讲人: 李飞跃

主持人: 谷平

评议人: 许建明、高原、赵文哲

李飞跃副教授首先介绍了国家能力和经济发展关系问题的研究文献,即国家能力这个概念一个是汲取资源的能力,一个是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汲取资源背后就是 Power —— 是不是强制力够了,提供公共服务就是治理,能不能有效的治理,是这两个维度。国家能力是两者的有机的结合,缺一不可。他认为,战争是国家能力的重要来源, 中国共产党就是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的,在抗战过程中重视对基层组织建设,对基层干部的培养。这样的实践对新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是有影响的,基层组织的治 理能力和治理的自主性都非常强。

他表示,新中国具有中央的管辖积极性和地方积极性,实际上两个积极性一直是一种竞争关系。而不仅仅是委托代理的关系。地方基层有治理能力,也有治理的自主 性,所以会形成竞争的关系。这样的话在基层的博弈里面有上级政府,有基层政府,还有群众,三方博弈过程中决定权力边界及政策。上下级在治理权上的竞争会使 得政策更加偏向于本地群众利益。

他强调,抗战经济首先会影响初始治理格局,这个治理格局有一个延续性,延续了抗日战争中共县委抗战民主政府,历史已经表明,中共县委规模越大,非国有经济发展越好。他认为,从国家能力的视角再看中国奇迹,观察历史的中国是观察当代中国一个重要角度。

评议阶段,许建明博士指出,战争对国家能力形成的提法需要警惕,因为,国家能力的最高级就是全民皆兵的军国主义。而国家能力概念也有内在的冲突,即国家能 力包含两个东西,一个是吸取资源能力,还有提供供给能力。当一个社会资源被政府吸取的差不多的时候,这个政府还愿不愿意提供公共品呢?如果政府这时候不愿 意提供公共品,社会也没有资源依靠去问责政府。而且,政府提供公共物品增加了,但是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公共物品是不是就增加了?如果政府不吸取社会资源,自 治的公民社会组织可能更好利用这些资源去提供公共物品。

赵文哲教授也认为,研究结论是治理能力(国家能力)越高,科教文卫支出越高,经济性支出低,这是导致经济发展的原因。这个结论对 90 年代之后,甚至 2000 年之后容易被接受。但是对于 70 年代和 80 年代中期之前的时期经济性支出低未必能导致经济发展。

还有评论者认为,论文的逻辑存在瑕疵,既然国家能力这么重要,而且直接导致经济繁荣,那么怎么解释毛时代和改革开放以后?从理论上讲,毛时代的国家能力应 该强于后面,你想想,那么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政府都拿掉了,他的能力不是更强吗?那不是应该经济更发展吗?但是事实恰恰不是这样。

详情

-------------------------------------------------------------------------------------------------------------

                                                                                          
                                                                                           责编:李冰

 

Comments? Questions? Email us at unirule@unirule.org.cn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please reply to this message with "Unsubscribe" in the subject line

“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其中的“制度”既包括企业、市场等经济制度,也包括政治、文化制度。天则经济研究所是一个非营利、非政府和有着独立精神的民间智库。

北京天则所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Unirule Institute of Economics)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外街道崇外大街9号正仁大厦6层  邮编:100062
电话:8610-52988126 Email:unirule@unirule.org.cn